首頁 > 專家訪談 > 聶震寧:閱讀的藝術

聶震寧:閱讀的藝術
來源: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      2020-03-27 10:36:33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       [ ]

打印 收藏 分享到:

 □聶震寧

 我們似乎較少見到關于閱讀藝術的討論。然而實際上閱讀的藝術是存在的??梢哉f,人類的許多活動都有藝術存在。

 那么,閱讀,作為人類認知世界和交流信息的主要手段,自然也有關于閱讀的藝術存在。在國民閱讀狀況正在引起全社會重視的當下,我們很有必要來討論一下閱讀的藝術。

 一生熟讀幾本書

 在通常情形下,大凡談到讀書,人們往往首先主張多讀,繼而強調讀懂——識破,至于熟讀的主張說得并不多,甚至往往被忽視。多讀,乃是一般要求,在當今書多如過江之鯽的時代,已經很難考量一個人讀書的多寡及其必要性。讀懂——識破,當然是讀書的高境界,是一個不斷追求的過程,對于讀書主要是為了愛好、修養甚至休閑而非專業研究和實用需求的人,也不一定要在識破上過于費勁。熟讀,對所有讀書的人都是一個比較實在的要求。把一本書讀熟,經過努力不僅可以做到,而且也是很有意思的成果。讀一本書,倘若真能做到熟讀,那么對書內容的理解必定深入以至接近識破。“讀書百遍,其義自見”,這是《三國志》中一句名言,流傳很廣,此處“見”字讀作“現”,即指熟讀之后,書籍中的許多意思會逐漸呈現出來。

 書宜熟讀,但熟讀的一定得是好書。我們提倡熟讀有價值的書,既可以是通常所說的經典和名著一類的書,也可以是一本或幾本優秀的專業類書,甚至可以是一些高質量的知識普及書籍。但必須是同類書中的精品。只主張熟讀,而不問書籍之優劣高下,以致去熟讀諸如《厚黑學》一類的垃圾書,熟讀許多既無趣又假話連篇的書籍,熟讀內容質量很不可靠的書籍,實在是對自己寶貴生命的糟踐。

 熟讀須好書,但一定得是自己喜歡的好書。這是曹禺傳授寫作奧秘的要點,也是讀書人讀書的基本點。排除社會功利的目的,作為人生修養的重要手段,讀自己喜歡的書是最基本的要求。對于自己沒有興趣的書,其書再好我們也難以讀好、讀熟。在讀書上,哪里有興趣,哪里才會有閱讀,哪里才會有記憶。當然,興趣可以養成,但需要主客觀的修養和一致??傊?,在選取需要熟讀的書籍時,興趣實在是不可或缺的。否則,硬著頭皮去讀,強行去讀,再讀也熟不起來的。

 無處不在的數字閱讀

 當我們提倡全民閱讀時,是在提倡什么樣的閱讀呢?是傳統閱讀,還是數字閱讀?是讀書還是讀手機?是上圖書館還是上網?這是多元化閱讀的時代需要我們做出回答的問題。那么,我要毫不諱飾地表明自己的觀點:我們提倡全民閱讀,就是提倡傳統閱讀——讀書。

 由于數字閱讀技術帶來不少負面影響,就有人主張一概不算閱讀。其實,冷靜一想,又覺得這種態度不免失之于簡單武斷。前面說了,也有人在手機、iPad、電子閱讀器上閱讀文字、讀微博微信,甚至讀網絡小說、電子書籍的大有人在,而且那些文字并不一定都是膚淺和零碎的。倒退回去10多年,那時極少有人捧著書讀書?,F在畢竟有不少人捧著iPad和手機、電子閱讀器閱讀文章了,從不讀到讀,從讀之甚少到漸漸讀之甚多,難道這不是一個很有希望的過程嗎?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,人們的閱讀方式正在呈現多樣化的趨勢,要適應這種變化,就要善待各種方式的閱讀。不能說讀電子閱讀器就不是正經讀書,不能說移動閱讀就不算閱讀。

 此外,數字閱讀還有傳統閱讀所不具備的優勢。譬如便捷。查閱資料的便捷、檢索信息的便捷、鏈接知識的便捷、存取文件的便捷,這是數字技術、網絡技術的優勢?,F在大家時間都不夠用,時間變成碎片,我們想抽空讀點書怎么辦?在候車候餐的時候,在等候朋友的空當,在無聊的公交車上,打開iPad,打開電子閱讀器、手機來讀書,顯然不失為利用碎片時間的好方法。我們去旅行,不能夠搬成箱的書跟著走,可是一個電子閱讀器就能裝下1000種書,隨時點擊就能讀,用碎片化時間讀完整的書或者讀些精短的碎片文章,不亦樂乎?

 所以,盡管數字閱讀有如許好處,我還是要明確地表示,我們所提倡的全民閱讀就是全民讀書。一開始我們就說過,數字閱讀早已風靡于當下,一個年輕人幾年里更新過多少代手機的例證比比皆是,哪里還用得著我們聲嘶力竭地去提倡!社會輿論只要善待之,做好引導,就是明智之舉。而全民閱讀,特別是完整閱讀、深度閱讀,乃是國家民族科學文化發展的必由之路,現實的問題卻是隨時都有萎縮的危險,現在怎么提倡都是不為過的。

 如何讓孩子深度閱讀

 所謂深閱讀,是相對于淺閱讀、泛閱讀、快閱讀、碎片化閱讀提出來,是指深度的閱讀,深刻的理解,而要深刻理解就需要完整閱讀,深閱讀也就同時是指整體性閱讀。對于個人修養,有過深閱讀和只有過淺閱讀是不一樣的。尤其是青少年,特別需要有深度的閱讀,有了深度的閱讀才有優秀價值觀的深度建立。

 毫無疑問,數字化時代,數字閱讀對青少年的深度閱讀造成了更大的沖擊和消解。孩子可能從碎片化閱讀中,知道了事情,但沒有形成知識;也許有了一些知識,但沒有理解或沒有形成理念;可能有了一點理念,但沒有形成理論;因為沒有深度思考,最終沒能培養好自己的心智,更沒有形成自己的人生觀、價值觀、世界觀。

 我主張青少年更多地去讀完整的紙書,因為在紙書面前,我們會比較寧靜一些,古人說不靜無以學,這是有道理的。但我并不反對使用新載體來讀。為此我主張“忙時讀屏,閑時讀書”。忙碌時,在地鐵上、公交車上看手機、iPad,總比什么也不看好;閑暇時,還是要讀完整的書,可以在電子閱讀器、手機上讀,但最好還是讀紙書。一個人總不能一直“忙時讀屏”,碎片化閱讀,像吃零食,可以不斷撫慰我們心靈,滿足一時的欲望,可是零食吃多了并不利于健康。而深閱讀就像是我們的主食,人要身體健康還是要堅持吃主食。這是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的道理,只是還有一些意志薄弱者迷戀零食不能自返。有益的閱讀必須建立在良好的閱讀生態上,各種閱讀相得益彰,這樣全民閱讀才能有保證持續推進。

 (文章節選自《閱讀的藝術》 作家出版社 2020年1月出版)

上一篇:黃書元 :編輯如何提高政治素養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梦幻国际棋牌官方下载 专业期货股票配资 炒股什么叫内盘什么叫外盘 1188博彩资讯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乐彩 内蒙11选五开奖结果85 幸运农场水果版app 湖北快三预测分析 股票分析软件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遗漏 泳坛夺金快赢481手机下载